服务热线:

茅台大换血:副总经理张德芹调离 空降派掌实权

换血与反腐,成了茅台故事里的关键词。

就在贵州茅台盘中涨破千元之际,茅台集团又悄然发生重大人事调整。

日前,茅台集团副总经理张德芹调离茅台集团,出任贵州现代物流产业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值得关注的是,46岁的张德芹原被市场视为茅台集团总经理的人选,如今突然调离,引起业内一片哗然。不过,在茅台集团官网上,张徳芹的头衔还未被撤下。

与此同时,茅台集团高管层面又迎来了两个新面孔,原贵州七冶建设集团副总经理刘大能出任茅台集团副总经理一职,原贵州省高院民二庭庭长段建桦出任总法律顾问一职。

至此,在目前茅台集团9名(不包括张徳芹)高层中,包括身兼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和贵州茅台董事长及代理总经理五职于一身的李保芳在内,“空降派”已占6席,昔日茅台集团旧将仅剩3席,分别是副总经理杨建军、副总经理杨代勇和总工程师王莉。

事实上,自李保芳接掌以来,茅台内部“换血”不断。始于茅台集团纪委书记一职,这一场高层人事变动逐步延伸至党委副书记、贵州茅台副总经理、茅台集团名誉董事长、茅台集团副总经理、总会计师、茅台销售公司董事长、茅台电商公司董事长等重要岗位,涉及范围广,持续时间长。

而这一切,则与茅台集团内部反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5月22日,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被宣布“双开”。

随着高层持续密集调整,茅台反腐的广度和深度不断加大,对袁仁国一手缔造的营销体系的反思与纠错亦仍在继续。李保芳究竟在下一盘怎样的棋?梳理茅台高层密集变动的细节,或能窥见其背后的规律,以及未来改革的方向。

茅台集团的人事变动,对贵州茅台会带来什么影响?时代周报记者联系贵州茅台相关负责人采访,并发函至茅台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空降的新面孔

仅一年多时间,茅台之上,已是另一番新风景。

目前,9名茅台集团高层中,有6名为“空降派”。他们分别是一把手李保芳、党委副书记王焱、副总经理兼总会计师李静仁、纪委书记卓玛才让、副总经理刘大能以及总法律顾问段建桦。除了刘大能之外,其余5名在来茅台之前,皆是在政府机构任职,而新面孔多为60后。

最受关注的当属茅台目前的掌门人李保芳。2015年8月,出生于1958年的李保芳空降茅台,出任茅台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和贵州茅台代理总经理。在此之前,他是贵州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有着非常丰富的从政经验。

进入茅台之后,李保芳以“铁腕”著称,原则性强、不留情面、勤于调研等也是他的特点。2018年5月,李保芳正式成为茅台掌门人,茅台“换血”由此拉开帷幕。

2018年7月,茅台集团设置专职纪委书记,卓玛才让任茅台集团党委委员、纪委书记,专司党风廉政建设及反腐倡廉工作。1963年出生的卓玛才让曾任贵州省统计局党组成员、省纪委派驻省统计局纪检组组长。其出任纪委书记一职后,茅台反腐力度日渐加大。

2018年9月,茅台集团开启5年来最大规模的人事调整,共调整了72名干部、提拔任用了180名干部。王焱正是在这个时候进入茅台,出任茅台集团党委副书记和贵州茅台董事等职。王焱1969年出生,今年刚好50岁,他曾在贵州省国资委工作多年,调任茅台之前,曾在贵州盘江煤电集团担任党委委员、纪委书记。

两个月后,2018年11月,原贵州省水库和生态移民局副局长李静仁调任茅台集团副总经理、总会计师和贵州茅台董事。和卓玛才让、王焱一样,李静仁同样是60后,今年55岁。

同年11月底,贵州茅台的官方媒体表示,自60后的王焱、李静仁先后加入茅台高管团队后,茅台高层管理团队的新老交替正在成型,整个团队平均年龄50岁。

“正是显谋略、促发展的黄金年龄。”李保芳如此评价他当班长的茅台集团新班子。

在新班子中,根据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从贵州七冶建设集团调来的刘大能是唯一非官员出身的“空降派”,而位居刘大能之后的段建桦,此前曾任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这两位新面孔从今年6月起,开始出现在茅台的相关活动和会议中。目前茅台集团尚未披露两人的详细信息,具体年龄亦不详。

除了集团层面,作为茅台利益交织最为集中的领域之一,营销体系内的人事调整也同步开展。

2018年11月19日,此前担任茅台制酒二十五车间党支部书记的王晓维出任茅台酒销售公司党委委员、销售公司董事、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王晓维也是“大换血”以来,首位技术出身、从茅台内部擢升起来的高管。事实上,此前多位负责茅台酒销售的高管都是酿酒技术出身。

“中国酒类销售毕竟是业务导向的,无论茅台如何强势,系统内的人员对于企业的相关业务资源较为熟悉,也有利于茅台的品质管控与市场发展。”资深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和王晓维同一天宣布任职的陈华是另一位从茅台内部擢升起来的高管,其出任茅台电商公司工作组组长,全面负责电商公司工作。陈华是财务出身,2007年任贵州茅台财务部副主任兼成本管理科科长,2012年3月任审计部主任,2015年12月起任财务部主任。

蔡学飞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主要涉及企业战略与组织结构的深度调整,相应的人事调整应该是本着有利于茅台集团对于子公司、经销商的控制权,以及产品价格的管控为方向。

旧部离去各不同

随着“空降派”逐渐接管,茅台旧将相继离开。

最新告别茅台的是张德芹,不久前已调任贵州现代物流产业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出生于1973年9月的张德芹在茅台工作长达24年,是茅台集团不折不扣的老将。2010年,其开始出任习酒董事长、总经理,在他的带领下,习酒得以复兴。2018年8月,张德芹被免去习酒公司董事等职务,同时任命为茅台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他还是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一位不愿具名的茅台前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张德芹是在习酒业绩不佳时被派去“扶上马送一程”的,其贡献非常大,大家也有目共睹。其管理能力较出众,也获得了大家的认可,因此茅台内部一直认为他会是茅台集团总经理的人选,如今突然离开茅台,大家都感到非常意外。

另一位被调离且原因不详的是王崇琳。

王崇琳出生于1969年5月,自1997年担任茅台酒厂保密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以来,在茅台任职超过21年,升至贵州茅台副总经理、茅台酒销售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等职务。2018年11月,王崇琳被调任贵州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董事、副总经理,此时距离王崇琳50岁还差6个月。

茅台旧将离开的方式和原因各不同,赵书跃是唯一一位因到龄退休离开茅台的。赵书跃和李保芳同岁,都是1958年出生,他从2004年到茅台酒厂,一步步走上茅台集团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的位置。赵书跃先是在2018年7月卸任纪委书记一职,两个月后再卸任党委副书记。

还有一位老将是因病离开茅台。2018年7月,李贵胜因病不能履职,不再担任贵州茅台副总经理职务。李贵胜出生于1963年10月,曾在茅台担任过多年的车间主任,2010年被提升为总经理助理,2011年12月起任贵州茅台副总经理。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实权岗位的高管离任之外,担任非实权职务的茅台前高管也相继告别茅台。

2018年8月,季克良不再担任茅台集团名誉董事长、技术总顾问、贵州省酒业高级技术顾问职务;彻底告别茅台时,季克良已近80岁。被称为茅台“教父”的季克良在茅台工作了50多年,直到2011年卸任董事长。他和袁仁国渊源颇深,在其任职期间颇为赏识袁仁国。

此外,同时卸任技术顾问职务的还有茅台集团前总经理刘自力。

反腐进行时

与季克良荣退相比,曾一手缔造茅台辉煌的袁仁国却晚节不保。

1956年出生的袁仁国从一线制酒工一步步攀上茅台集团一把手的位置,在其执掌的18年里,贵州茅台一路登顶“全球酒王”,上市公司市值曾突破万亿元,茅台集团的营业收入增长48倍,净利润增长68倍。2018年5月卸任后深陷贪腐漩涡,直到一年后被“双开”,靴子落地。

继袁仁国之后,茅台还有一位前高管落马。2018年11月,聂永被免去茅台集团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茅台电商”)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等职务。今年5月24日,聂永被贵州省铜仁市万山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耐人寻味的是,袁仁国主政茅台时,曾在2017年力推“茅台电商”,称欲用3―5年时间建设大数据茅台,当时负责具体操盘的正是聂永。而就在袁仁国被“双开”2天后,聂永落马。

袁仁国和聂永,只是茅台内部贪腐的冰山一角。而持续不断的“换血”,则为茅台内部的整顿腾出了空间。

“空降派是茅台集团出于强化企业管控为出发点的一种组织优化措施,这种行为在短期内并不会对茅台销售产生影响,而对于茅台的反腐与直销化会有更加直接的推动力,对于打破原有的垄断,净化茅台系统,保证茅台的持续发展有着重要作用。”蔡学飞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反腐矛头均指向茅台销售体系。事实上,在茅台酒一度紧缺的情况下,茅台的销售渠道都存在着权力寻租的空间,成为滋生腐败的温床。在李保芳执掌茅台之后,茅台原有的经销商体系接连遭到整合。2018年全年,共有437家茅台酒经销商被取消资格。

5月5日,茅台集团宣布成立全资控股的营销公司,随后引发轩然大波,市场质疑此举涉及严重关联交易、侵蚀上市公司利润和损害公司治理,并遭到深交所问询。

截至目前,贵州茅台尚未回复问询,而李保芳则在5月底举办的股东大会上进行了相应的回应,也阐述了此举与反腐之间的关联。

“过去20年,茅台酒传统营销体制为茅台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但由于管理粗放、渠道单一,自由裁量权过大,资源分配不公开、不公正、不透明,形成了权力寻租的空间和土壤,导致了以酒谋私、靠酒吃酒、利益输送、腐败滋生现象的存在。”李保芳在股东大会上表示,集团营销公司成立的背景之一就是反腐。

李保芳表示,成立集团营销公司,就是要按照全面从严管党治党的部署要求,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从体制机制上摧毁滋生腐败的温床。

在袁仁国贪腐事发之后,茅台反腐力度空前。据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消息,6月6日,茅台集团出台领导干部插手茅台酒经营活动打招呼登记备案制度,凡是过问和打招呼都必须登记。

6月15日,在贵州省警示教育大会召开的第二天,茅台集团召开2019年第十八次党委会议,指出通过此次全省警示教育大会,公司上下要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茅台从严治党和反腐败工作所面临的严峻形势,要聚焦检视问题,全领域、全方位抓好问题整改,坚决杜绝茅台成为一个大型“围猎场”和腐败“重灾区”,成为前赴后继、塌方式腐败的典型。

持续反腐会对茅台产生怎样的影响?蔡学飞认为,随着茅台的反腐持续深入,应该会对飞天茅台价格的回落,以及酱香型白酒的发展有积极的引导意义。

资本市场已经有所反应。

继6月27日盘中突破1000元之后,贵州茅台7月1日收盘后首度站稳千元大关,收盘价为1031.86元,再创历史新高,总市值达1.296万亿元,一举超过农业银行和中国石油,位列A股第四。

巧合的是,就在茅台股价首次涨破千元的同一天,袁仁国被提起公诉。

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袁仁国涉嫌受贿罪一案,由贵州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经贵州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贵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6月27日,贵阳市人民检察院向贵阳市中院提起公诉。

Copyright © 足球外围规则 www.produc-ing.com 版权所有